泓浪一中考暂A

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。

【梦间集】无剑出货

#改编自《范进中举》

#不知有没有人改过,有的话提醒我一下

#只是开个玩笑而已,没有别的意思

-

无剑不看便罢,看了一遍,又念一遍,自己把两手拍了一下,笑了一声,道:“噫!好了!我出了!”说着,往后一跤跌倒,牙关咬紧,不省人事。六爻棋慌了,慌将几口开水灌了过来。祂爬将起来,又拍着手大笑道:“噫!好!我出了!”笑着,不由分说,就往门外飞跑,把三花和四花都吓了一跳。走出大门不多路,一脚踹在卡池里,挣起来,头发都跌散了,两手三花,淋淋漓漓一身的水。众人拉祂不住,拍着笑着,一直走到集上去了。众人大眼望小眼,一齐道:“原来无剑欢喜疯了。”越女剑哭道:“怎生这样苦命的事!出了一个甚么五花,就得了这...

2018-11-24

置顶

没考上一中我吃屎,

一年后见分晓。

2018-09-10

【工作细胞】一个脑洞


一直觉得白血球的牙口很好,如果他在现实工作,说不定会当个牙医

一身白大褂

像童年记忆里一般举着刀,站在你的手术台前

然后

掰着你的脸,寻找蛀掉的牙

然后

成功捕获蛀牙一颗


拔牙成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2018-08-17

【梦间集】那些年我听错的台词

#长期不定时更新,记录听错的台词

#作为一名脑回路清奇的无剑,在调低了声音玩游戏的情况下,老是对一些台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于是便以lof记录这些脑洞。

玄铁重剑

“摇摆的柯基,姜还是老的辣!”

“经济建设的道路是没有尽头的!”

“这是此地的特产,爸爸会很高兴的吧。”

灵蛇

“在本尊的毒药下,界门纲目科属种……"

毒龙银鞭

“哦?风向咋又乱了。”

“皮鞭所扫之处,都是我手下败将!”

圣火令

“……世界上,都有一颗祝福的心……”

“屠神了!”

孤剑

“若是性,也随我远去……”

“胡瓜幽蓝!”

天罡剑

“大道无情,朱家庄——!”

秋水剑

“此地穿云...

2018-07-27

【全职】高手在民间(上)

#脑洞,蓝河还不知道君莫笑是叶秋大神时

#如有雷同纯属巧合

-

走出旅馆,许博远四下张望了一下,搓着手走向街道的另一头。

春天万物躁动,虽然他把躁动都耗在第十区的招新中,但应家里人“出去走走别老坐电脑前”的要求,还是来到h市放松一下。

他住的是个小旅馆,没有电脑那么高级的配置。他嘴上说着要在外玩个够本,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几天没碰电脑就觉得手痒痒,于是便出了门,到外面寻找网吧。

因为嘉世的存在,h市的网吧也很多。这里离嘉世不远,许博远走了几步路,就看到了嘉世俱乐部气派的大门。

坚定不移地向嘉世竖了一个中指后,许博远望见俱乐部对面有一所网吧。走进网吧时,他随意地瞄了店名一眼:兴欣,...

2018-05-27

记些琐事

#段子

#又名《我有故事你有药吗》

#一本正经尬说八道

#不定期更新

-

中午的数学题很难算,朋友对我说:“这道题算出来我吃屎。”

十几分钟后她算出来了。

我认真地思考了好久,我是要阻止她奔向厕所呢,还是把她的头摁进屎坑里。

-

语文时代赛场的获奖名单公布了,找了半天才在二等奖的最右边看到自己。

很惨了。

-

生物质检中有道题问“血液流经大脑后,被带走的____需要通过肾脏排出体外。”

我在“无机盐”,“尿素”和“废物”中思考了一下,填入了尿素。

我的脑子里可能进了尿素。

-

当初第一次和别人打篮球,一对一训练,我打赢了那个男生。

然后他就哭了,吓得我躲到柱子...

2018-05-18

如果荣耀里的角色可以有表情——

瞎几把用美年达公众号弄了几张图。

考前报社。

真的是叶粉!!!不是黑!!!

只是一个单纯的脑洞,如果不好我就删了😂



2018-04-26

【盗笔】省城一浪

#脑洞来自三叔三月五日的微博(我知道发得迟了点但不要在意细节)

#假设省城是福州

#虽然我是本地人,但那天不在现场,请自动忽略bug


雨村的生活是闲适的,但福建的冬天自带空气加湿器,坐得久了关节会隐隐作痛。元宵节那天,胖子说不如走一走,去省城逛逛。

逛到东街口时,天色已暗。突然前面的路口前面传来喧闹,我们好奇地凑上前去,却被一片望不到边的人海包围。

五颜六色的灯光狂舞,伴随着劲爆的音乐与叽叽喳喳的人群一波又一波的喧闹。人们拿着相机拼命地拍照,肢体之间相互碰撞,争执声与呼唤声此起彼伏。明明起了风,但空气仍旧是浑浊的。

我感到眼花缭乱,同时被震耳欲聋的音乐炸得脑仁疼。

在雨村...

2018-03-11

【盗笔】便宜交易

#半夜打字精神错乱,明早还要打篮球

#有bug

#通篇ooc,文不对题。

当我推开门的时候,黑瞎子正在剥橘子。

我走到他面前,看着他把橙黄色的橘子皮旋转着一片片剥掉,露出内里多汁的橘子瓣,再细致地去掉蔓延在橘子瓣表面上的一根根白色纹路。

然后我猛地一拍桌子,桌面上的橘子瓣晃了晃,乖巧地滚到了我手边。

他拍拍手,把一瓣橘子塞进嘴里,挑着眉含糊不清地问道:“小三爷有什么事吗?”

我看着他装傻,不满道:“不是你叫我来的吗?”

“你要的蛇在房间里,但你先别进去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你先沐浴净身,然后我把已经洗白白了的蛇给你,孤男寡蛇共处一室,这样说不定能得到更多的线索?”

高度紧...

2018-03-04

© 泓浪一中考暂A | Powered by LOFTER